<listing id="62mou"><object id="62mou"></object></listing>
    <output id="62mou"><pre id="62mou"><dd id="62mou"></dd></pre></output>
  1. 新聞中心

    EEPW首頁 > 模擬技術 > 牛人業話 > 是什么讓我成為一個厲害的工程師?

    是什么讓我成為一個厲害的工程師?

    作者:時間:2018-09-10來源:網絡收藏

      傳說中有一對美麗的紅舞鞋,穿上它,你將舞出最美麗的舞步……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09140960.com/article/201809/391687.htm

      正式從事電子硬件設計工作有十幾年時光了,回憶起剛接觸電子,感觸很多……雖然經歷了很多酸甜苦辣,但也給我的生活增添了很多色彩……

      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接觸電子應當算是高中的時候。當時很喜歡學校圖書館里的一份雜志,雜志名字不記得了,只記得雜志里有兩頁是關于電子制作的,當時那兩頁一直是我的最愛……慢慢的積累了一些電子方面的知識,也逐漸有了自己要做一塊電路板的想法……

      那時我對電子的感情用“癡迷”兩個字來形容絕不為過――因這家境不好,我每月只有不到一百塊錢的生活費。我每個月還要瞞著家里從里面省出三四十塊錢來從河北永年縣郵購電子元件……同學們也許認為我是不正常的,老師也反對我因此而分心。因為說實話中國現在的所謂素質教育對我們農村學生來說是很不公平的,城里人說我們素質低,所以唯一的出路就是要考高分……鄉下孩子唯一的正事就是應試……

      也許是因為我本身就是很叛逆的,也或許是因為我對電子確實癡迷,我頑固的“不務正業”著。我做的第一塊板子是一個測脈搏的板子,就是把手指放到光敏電阻上方,板子上的燈可以隨著指尖的血液流動亮滅的一個小東西。板子沒有成功,這是我自己腐蝕的第一塊電路板,也是我真正接觸電子以來的第一次失敗。因為當時只知道各元器件的原理,卻不清楚元件的實際參數……

      2001年高考600多一點,也許在城里看還是一個不錯的成績。可對我們鄉下學生來說的確不算一個什么好消息,注定以后要在一個二流以下的學校里混了……

      大一的時候加入了學院里的電子科技協會,能有機會跟協會里喜歡電子的朋友一起學習成長。當時很多東西不知道,放學就去圖書館查資料……經常抱著幾本比漢語詞典還要“魁梧”的書回宿舍,走出圖書館的時候圖書管理員都用看大熊貓一樣的眼神瞅我……

      電子科技協會周末還常組織我們給學校里的同學做電器“義務維修”,當時我還以為義務維修是全免費的,后來才知道還是要贏利的……當時真的很不解,為什么學生還要賺學生的錢?雖然維修的費用比外面維修店要便宜很多,但心里還是著實不舒服了很長時間……那是這個社團第一次給我很不好的感覺……義務維修的過程中我學到了很多東西,維修一樣以前沒有接觸過的東西,就迫使著自己要去最短時間內去學習相關的知識,而且還能從實際產品中學到很多成熟的產品設計技巧,更了解到導致一個產品結束使命的往往是設計上的很小的缺陷。另外,幫同學修東西的過程中能感受到很豐富的情感,也許一個很簡單很破舊的隨身聽身后藏著一段什么樣的美好回憶。也許將來我的設計也能帶給使用他的人這樣或那樣的美好回憶……

      后來我成為這個社團里的一個“小頭頭”,突然被卷到一場“社團戰爭”里。大二的時候,我大哭了一場離開了這個社團(大學的時候哭過兩次――一次是在我經歷的“社團戰爭”進行到白熱階段的時候,另一次是在我離開這個社團的時候)。

      然后便是我很長一段時間泡圖書館了,像失戀一樣的“墮落”在圖書館里,看模擬電路,看單片機、EDA、DSP……

      也是在 大二這一年開始知道有可能有機會參加全國大學生電子設計競賽,這個競賽每兩年舉辦一次。按照以往學校的規矩是只有大三的學生才有資格參加比賽,因為比賽要用到的很多專業課大二還沒有開。當時跟學院里負責的老師問是不是有破格參加比賽的可能,被那位老師委婉的回絕了……不過,幸好當時有一位女老師不停的鼓勵我,只要爭取,機會還是有的……于是我用所有的業余時間泡圖書館、自習室,心里想著老師說的話,只要還有一點希望,沒有任何理由放棄!

      電子設計競賽參賽的選拔考試是在一個晚上進行的。當時剛吃完飯回到宿舍,一個同級的同學告訴我說電子競賽選拔考試已經開始了……我當時很生氣,因為院里負責的那位老師答應過我至少能給參加選拔考試的機會,而現在考試開始了我還不知道……在同學的勸說下,我去參加了考試,在考試開始40分鐘后我來到考場,碰到了那位負責老師。我問他為什么沒有告訴我們考試的消息,他說告訴我們也沒有什么用,考試內容多為專業課內容,而那時我們還沒開專業課。我離開了考場,在考場門口很巧又碰到那會兒鼓勵我的女老師,老師說既然來了為什么在這時候放棄?

      于是,我到另一個考場……一個老師遞給我份卷子……

      那次考試我給了那位負責老師一個相當不小的“驚喜”,作為一個大二學生,我的成績跟其他參賽的200來名大三的學生相比,仍能算得上是佼佼者。那個負責老師對我說:下一輪選拔考試你不用考也可以參加電子競賽了……

      電子競賽我們的作品沒能晉級國家獎,但比賽的整個經歷給了我一筆很豐厚的財富,讓我能懂得永不放棄。之后的幾年里每遇到困難,我都會想起那只有6小時睡眠的三天四夜,沒有什么吃不消的。

      比賽結束后,我找了一份兼職。公司里的老工程師得重病回家了――據說是肺上長了個窟窿,手術費要20萬。這位年近70的老工程師竟然沒有20萬的積蓄。當時有一種很悲涼感覺--人在命運面前顯得那么渺小。后來和那位老工程師接觸過幾次,很驚訝,他并沒有埋怨自己的不幸,而是急切的想把自己學到的一切教給別人……和那位老工程師在一起的時間加起來不到一天,不過從他那里我學到了很多東西。

      他是一個把自己對電子的癡迷進行到底的人,是一個真正活到老學到老的人,也是一個真正簡單快樂的人……他告訴我要做一個合格的電子工程師,只停留在對電路的理解是遠遠不夠的,還要理解元件的制作工藝,不同廠商的同一型號元件甚至同一廠家不同批次之間的元件生產工藝之間微小的差異會導致元件之間的一些差異,這些差異可能對我們最終的產品性能影響很大……他還跟我強調高數和傅立葉變換的重要性。

      在后來我接觸到的電子工程師中,很少有人能對時域和頻域有一個清醒的認識,也很少有硬件工程師會用一張導納圓圖來輔助電路設計……這些真正精髓的跟理論貼近的東西被我們遺落著,而我們的工程師也許正樂津津的把大把的時間花在抄襲和反抄襲上,也許花半個小時去打磨掉芯片上的型號比花半個小時學習更容易讓人有快感吧。

      這份兼職持續了4個月時間。周五晚上放學后或周六早上乘汽車到廊坊上班,周日晚上回學校,中間除了學習課程就是泡圖書館……如果產品出現問題說不定哪天晚上就要坐車去公司。記得一次是3C認證產品的電流諧波指標不過關,下課就把我叫了過去。夜里在公司用軟件仿真分析電路參數和電流諧波,也分析了其他一些廠家的電路,最終夜里三四點鐘把各次電流諧波調好了。當時整個實驗室里就我一個人,平時看三極管發熱量都是直接用手去摸三極管散熱片,電路里是一對三極管推挽工作,兩個三極管散熱片之間的電壓是近300V(220V市電整流濾波)。那晚迷迷糊糊的做了一個很大膽也很有創意的“嘗試”,我左手摸一個三極管散熱片,右手摸一個三極管散熱片……在我受到強烈刺激清醒過來后著實很后怕,不是因為被電到害怕,而是因為被電到而四周又沒有人而感到害怕。

      從那次后我便對3C有了一些了解,原來3C認證沒有通過的話是會讓公司的產品停產的;而公司里只要有一款產品通過了3C認證其他同類產品也算是通過了3C認證的,即使這款產品成本可能很高,根本不會投入市場。這就是為什么很多電腦電源里外殼上貼著3C認證圖標,拆開里面卻很多器件沒有焊(后來我接觸一些其他的測試,也有很多這種情況,你可以臨時用一些手措施讓測試能過,實際產品中可能根本就沒有采取那些措施,還是不達標的)……

      那份兼職讓我感受到國內外電子的差距,也意識到要成為一個優秀的電子工程師還要有很長的路要走,同時也漸漸感覺到肩負的責任之重--像日本的電子企業都早已跟國防緊密掛鉤了,一方面大量的利用“奢侈品”從國外瘋狂的收攬資金支持國防開銷,另一方面也直接為他們的國防提供了必需的科技支持。如果我們的電子工程師還像現在一樣“無知”的話,幾十年后也許我們或者我們的后代又一次將被魚肉。

      之后我便又回到學校“充電”,除了準備考試就是瘋狂的泡圖書館。大三下學期買了一套臺灣一個公司16位單片機的開發板,當時那款單片機剛出來時間不長,但宣傳的很夸張,借著一個大學計劃和極低的價格在校園里風一樣卷起來。從市面上買到一本配套的教材,因為是第一版,除了前言基本每一兩頁都能看到錯誤。因為當時主推PLCC封裝,與之對應的同型號貼片封裝的芯片數據手冊上管腳號和管腳數都跟芯片對不上號……后來給外面公司做一個項目,“斗膽”用了這款單片機,驚奇的發現這款單片機還是有些脾氣的,跑會兒停會兒,停的時候內部看門狗也不復位,看樣子是內部時鐘部分不穩定……后來干脆就沒再用過這款單片機。現在想想,其實芯片停振的現象挺常見的,晶體的失效率還有芯片內部時鐘失效的機率還是比較高的。

      大四的時候又斷續做過兩份兼職,后來買了一塊江蘇什么堅公司7的板子(S3C4510)。買的時候沒有太關心資料,見上面資源挺多,功能也強……后來使用的過程中問題百出,才發現他們提供的原理圖是做過手腳的,跟板子就對不上號。而且因為板子就帶一頁資料,又不能直接用ADS(為防抄襲,FLASH數據線做了更改,啟動FLASH寫操作的指令也就變了),學起來太費時間,所以到現在這塊板子一直只算是被我“收藏”著。后來接觸到周立功的開發板,帶著厚厚的兩本教材,才知道開發板原來應該是這樣的。

      同學很多從11月份就開始找工作了,而我則仍是學習為主,即使偶爾跟同學去一次招聘會也投不了一兩份簡歷。一方面是因為我的英語四級還沒有過,滿足不了大多數企業的心理需求……另一方面我更覺得大四倒是一個學習的好機會--大一、大二、大三幾乎開完了所有的專業課,大四基本沒有課了,如果能利用這一年時間把前邊三年學過的東西好好系統融合一下,應當會有一個不小的提升。

      大四算得上是收獲頗豐的一年,在雜志上看了很多的最新應用設計實例,也看了很多幾十年前的國外模擬電路應用設計。正是這些真正的應用設計,使以前學過的各學科知識逐漸融合到一起。那會兒逐漸意識到電子工程師不僅要懂電路設計,還要有很豐富的相關知識。比如我們使用的元件,相同感值的電感的制作工藝和使用材質不同,性能差異很大,Q值、飽合電流和居里點溫度等差的很多,應用場合也不同。再拿鋁電解電容和鉭電容做比較,很多人都以為鉭電容比鋁電解電容貴很多,性能也肯定優秀很多……如果了解兩種電容制作工藝的話就能知道鉭電容和鋁電容是應用在不同場合的,有些時候需要很慎重的選用鉭電容,因為鉭電容的工藝限制,很難制造體積小,耐壓高又容量大的電容。如果選用超大容量鉭電容的話,很可能會因為失效造成短路而燒壞電路板或發生爆炸事故。有些地方氣溫能到零下30多度,有的地方能到40多度,有的地方高濕,有的地方氣體含硫,有的地方市電電壓會超過250V,這些在做電路設計的時候都是要考慮的……

      大學四年我算過得比較枯燥而充實的……曾經很“傻”的做過這樣一個推算:本科四年基本只有三年的課程,而考研的學生最多只有兩年半時間安心的學習課程,準備考試和考試后一段時間基本算是浪費,讀研兩年半,有半年以上時間是找工作,這樣的話讀研和正經的讀完四年本科專業上花的時間差不太多。雖然不能像讀研那樣系統的學習,但本科再把課余時間利用好的話應當能跟普通碩士生差不多。于是,我當初基本把自己的待遇要求定位到我們學院普通研究生的標準--月薪2500-3000。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天津一家“青年”公司,投簡歷的時候寫著應屆已滿,只招有兩年以上工作經驗的。像參加電子競賽一樣,我又一次為自己創造了機會……我帶著自己做過的幾塊電路板,跟負責招聘的談了幾句,他多少有一些欣奇的樣子,然后收下我的簡歷,告訴我兩天后去他們公司面試。

      幾輪面試都很順利,平時我是一個很內向的人,也很沒有自信,唯有面試的時候我能表現的很坦然而充滿自信。因為跟面試官在一起能談到很多大家共同感興趣的東西。也許平時沒有機會跟人交流,但這時候面試官會很欣然的想要了解所有你想告訴他的東西。面試的時候我打過一個不太雅觀的比方,我說,很多刀匠打刀只是為糊口,我打刀只為追求打造最鋒利的刀!面試我的總經理跟個孩子似的大笑“還是糊口第一,先得吃飽才能工作!”。中間總經理還針對我簡歷上寫的在學校做過“義務維修”問我一個錄音機轉速不正常要怎么處理?我的答案總經理很滿意,然后他又問我錄音機的正常轉速是多少?我告訴他不記得了,他馬上很高興的聳一下肩,“我告訴你,x.x(現在又不記得了:(……)!”真沒有想到他一個頭發花白的人會做出那樣孩子似的表情。我想這將是我以后的家了……

      第一次面試沒有談工資,第二次面試的時候我們談到了工資。我說要求比普通本科高一些,而且必須去做研發,算是默許了。等去實習的時候那個原先跟我談工資的研發部經理跟我談,說先按普通本科標準發,公司規定的,實習期1800。我當時很爽快的答應了,畢竟也是一個應屆生,什么事都沒做,憑什么就比別人多拿工資啊?以后表現突出的話公司沒有理由還一樣對待的。實習的時間里我逐漸見到一些跟自己想象差異很大的地方,一是三兩年內應屆生基本沒有可能進研發,二是公司里很多員工工作三四年了還是兩三個人擠一間屋子住,跟一些工作了幾年的員工交流了一下,知道他們大多不開心。公司里所說的獎勵杰出員工的車、房原來都是首付……

      實習兩周后有一個類似畢業答辯的學習工作總結報告會,總經理和其他六七名各部門經理以及兩位秘書在一間會議室里聽新員工的報告,然后會提各方面的問題……這次會后將會淘汰一部分新員工。在這次報告會的前一天那個研發部經理跟我說本科應屆生實習期工資是1400,轉正后1800。我當時的心情非常復雜,我沒有辦法忍受公司對員工的不守承諾。第二天的報告會在我結束報告后我說了我的真實感受,并且直接說我對公司不滿……那天我離開了我曾經以為很優秀的公司……

      “辭職”后的第三天上午,在同學的介紹下我參加了北京華為慧通的招聘面試。面試前是一場筆試,考核的知識面比較廠,但主要還是基礎概念和一些簡單的項目設計題(大學課程里有的約占70%,其他20%基本為一些電子設計的常識,在大多電子類雜志里有過介紹,還有10%的英文翻譯)。當時的筆試成績還算比較不錯,雖然英文翻譯只兩三分,但總分還是80多。緊接著的面試也很順利,面試我的人還給我講解了答錯的幾道題,臨走的時候告訴我他那一關我是肯定過了……后來進入公司才知道原來很少有人筆試能上80分的,60分左右再加上面試不失常的話基本能進慧通的。

      兩周后是第二輪面試和第三輪面試,也都很順利,我喜歡面試……感覺是很奇妙的,與其說是“考官”,倒不如說是故友,在他們面前,我會感覺到任何生命都是平等的,能感受到很強烈的生命的尊嚴。能跟他們侃侃而談,談學習,談未來,談理想……打個可能會讓很多應屆本科生鄙視的比方,我覺得他們是上帝送給我們的天使!

      面試后回天津跟同學玩了幾天,然后就回家等消息了。慧通的面試周期是很長的……一個月后我接到電話通知,去深圳報到培訓。

      剛到深圳的時候公司要對員工體檢,剛體檢抽完血出來就碰到一位“仁兄”過來搭訕。自稱也是來報到的,剛喝過酒,怕驗血不合格,所以想請我“賣點血”,價格“不菲”。可惜他碰到一位經濟意識匱乏的“賣家”,只好另尋賣家了……

      深圳大隊培訓的日子是一生難忘的,雖然苦澀卻每次回憶起來都會心潮涌動。每天早上5點多起床,6點點名,大概跑兩三千米,然后是大概50個俯臥撐,接著是一些其他的體操……7點的時候下操,洗漱和吃飯后8點開始點名,然后是唱革命歌曲,8點半左右開始企業文化培訓課程……12點半下課,下午兩點再點名上課……晚上吃完飯看電影……10點看完電影還要作討論,整理學習感受,第二天早上各小組要把自己小組整理的學習感受以各種形式在講臺上表現出來。大概12點才能洗漱完上床睡覺……白天上課還不能嗑睡,否則會連累四鄰一起扣分的,理論上,最終分數排在最后5%的人要被淘汰。

      因為平時比較內向,又是學習保守型的,平日里總想著“靜以修身”之類的古訓,沒有唱過歌……每天半個多小時的“亮噪”項目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噩夢”,偏偏我又在第二排……害的我壓力過大,有生以來第一次說夢話居然是半夜里在四個人的寢室里大唱革命歌曲……不由得想起那些夜里夢話說英語的學生,未必真的是喜歡英語,壓力大也說不定……

      那時候公司規定員工之間是不允許相互詢問工資的,但有時三兩個新朋友聚在一起的時候總免不了要談論的。一次吃飯的時候兩個在富士通工作兩年后跳到慧通的“同學”(華為對同事的稱呼)問我的工資,聽到我居然比他們工資還高就不奮起來……這才知道員工之間卻是不宜談論工資的。不過,也竊喜自己大學四年的付出終于得到了一點點回報……

      那時候感覺華為確實是挺不錯的--“CHINA is doing something for the world”這是我們培訓時“班主任”告訴我們華為的涵義。當時心里高興,寫了一首“華為慧通,揚我中華”的藏頭七言絕句“贈華為”,被抄到了講臺旁邊的白板上--那是我大隊培訓期間冒的唯一一個泡吧。

      10天過的很快,一場聯歡晚會和畢業考試結束了我們緊湊卻充滿蓬勃生機的培訓生活,然后大家各自飛散……

      我們回到北京第二天早上到公司報到,然后是一個入職培訓,培訓過后我被我們的“老大”(華為員工對直接主管的稱呼)帶走。我“老大”就是當初一面我的那位“考官”,當初對我印象不錯,決定招到麾下了……

      剛工作的時候熱情很高漲,也許是大隊培訓的余熱還在起作用吧,也或許是我自己的要強。新員工有三個月的實習期,開始主要是熟悉一些基礎知識,比如電平標準和示波器使用以及一些總線結構等。一起去的同學都說剛接觸工作導師給安排了一大堆東西要學,每天加班到十點以后才能完成任務。不知道是我們組本來就給我制定的學計劃比較輕松還是我的基礎比較不錯,一般給定一周的學習內容基本都能在兩三天完成,而且還不用怎么加班。第一個月總是跟著“師父”(華為每位新員工會有一位老員工作思想導師)要新任務…… 當知道第一個月的考評是B的時候心里有些失落的感覺,后來經人一解釋才明白,那些A是要優先考慮多加班的員工的。 因為加班多的員工才是真正完全認同公司文化,會十年如一日的在一個崗位無私奉獻的員工,從長遠來看,他們才是公司的源動力……

      后面的兩個月考評也是B,答辯最終成績也是一個B。

      當別人問到我在哪兒工作的時候我常是說“在一個叫慧通的新公司作硬件測試”,當時真的沒有一點自豪感……如果說在華為作研發的話倒也沒什么不對,因為慧通是華為全資子公司,測試屬研發部,但總還會覺得有一點騙人的感覺……

      無論是學習還是工作,我總不經意的去和華為工作兩三年的員工去比較,一年后,我至少要超過他們平均水平。因為我看到很多研發部的員工大都有一個“弊病”--對專業不熱衷。要么是剛學得有點意思就不再繼續深入了,因為再想取得一點小小的進展就要付出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要么就是整天想著轉型,去做管理,換個有滋味的工作……

      我對自己的時間做了一些規劃,再加上工作細心以及比較扎實的理論基礎,工作和學習可以說是得心應手和。工作的第一個季度,我終于拿到一個A(下個季度每月好像可以多發1000來塊錢的)。

      我們硬件測試原則上是發現問題,然后提交給硬件研發人員來解決。但我提出的問題幾乎全都提出了解決方案,并通過仿真軟件建立模型進行驗證或者是通過計算驗證。這些額外的付出也給了我意外的回報,我跟研發人員關系混的很好。我協助他們解決問題,他們估計哪兒有問題也會強調我重點去測試(發現問題多的話就會有好些的績效了……)。這是一種很讓人意外的“三贏”效果--研發人員有更好的績效,我也會有,當然,受益更大的還是公司。即使在華為這種現象可能也不多見,大多項目都是研發跟測試成天鬧矛盾--測試的想“看你們做的那破東西,成天出問題”,研發的想“有本事就來研發”。于是測試人員提出問題就不管了,恨不得能提出一個問題讓研發人員一直解決不掉;而研發人員懷疑自己哪里可能有缺陷也只希望問題能躲過測試這關走進市場。

      06年7月份的時候我情緒一度陷入“低谷”,項目進入“白熱”階段,成天加班,工作和生活亂成一團,腦袋也漿糊了……也是在這個時候我跟主管提出我現在工作和生活很混亂,情緒也很低落,等項目結束后我會考慮辭職。在安排制定工作計劃的時候要把這一點考慮進去,不要到時候耽誤了項目進度……

      9月份我負責的單板測試工作基本結束了,我也提出了辭職。一方面是這種工作和生活的失諧使我一度陷入深度的混亂;再一方面,我覺得四周都是“雄心勃勃”的野狼,沒有一個安靜的深入學習發展的空間,也由此深深陷入一種孤獨中……

      一段銘心的情感糾葛過后,我離開了華為--這個我現在一直認為是中國最優秀的公司。

      離開的時候,部門經理給我開了很多優厚的條件讓我留下來。確實很優厚,但都來的太晚了……那個時候我已經答應天津一家小公司十一過后到他們那兒去上班,因為聽說想出華為很容易的……部門經理知道我在辦離職手續后專門花了半天的時間跟我談話。他叫我給他一個能說服他的離職的理由,也許是因為他的強辯,也或許是我確實理虧,我最終還是沒有說服他,但我還是執意選擇了離開……離開前有老專家找我談話,這是華為員工離職過程中的一項,由年紀比較大的心理老師來跟離職員工進行溝通。溝通結束的時候老師跟我說如果在外面呆著不如意的話歡迎我再回來……溝通過程中那位老師問到我的工資,我當時的工資是3100+500+600,然后還有每月至少500塊的獎金(績效不會低于B),再加上一周300到1000左右塊錢的加班費,年終大概還能有5000-10000的獎金(全年得A應當沒什么問題)。老師說不少了,確實是不少,一個月工資全算起來在家里可以買兩頭牛了……可也許我們直接主管說的話也許更真心,他說沒有想過我的工資會這么低(大概是指基本工資吧)……他也是我在公司唯一感覺像哥哥一樣的同事,頭腦幾乎跟孩子一樣干凈。而最終受我離職影響最大的應該也是他了,工作計劃要重做不說,可能還受了上級的氣……

      當時做出了貌似“荒誕”的一次選擇,我答應了那家小公司經理的一句口頭的上約定,卻將剛續簽兩年的合同置于不顧……我覺得在華為我只是草原上的一根小草,是不是存在對這片草原來說也無所謂;而對那家小公司,他們等我去上班,而且不再招新員工,因為他們目前還處于虧損階段,而在我身上,他們花掉了兩個多人的工資--月薪5000。這對一個才剛成立還處于虧損階段的小公司來說是要有相當的勇氣的。至于工資,多些少些也無所謂,反正真正花到我頭上的錢每月也到不了幾百塊……每月吃住再還上學的貸款差不多固定1500到2000的固定花銷,險金和稅1000左右,還能剩下2000左右除了幫持家里就是借同學了,最后一年來每月發工資前幾天卡里也就只有幾百塊了--很多同學都知道俺工資高……于是做了一年的“白領”卻一直過著民工的生活,一直想犒勞一下自己的眼睛換臺液晶,卻很久都擠不出錢。

      從離職到新公司就職(9月底)中間只間斷了三五天,所以感覺就像過了個周末,換了個部門。只是人少一些,環境設備簡陋一些。

      因為公司沒有在天津注冊,所以沒有險金--某些意義上來說就算是高薪打工仔了。但這樣也好,手頭倒能多拿到些錢來解決些比較緊急的問題--終于可以幫家里把房子蓋上了,也算是長這么大終于盡到了一點孝道……

      工作仍然還是跟以前一樣單調,生活也跟以前一樣基本沒有什么變化……于是開始很懷念華為離職時部門經理跟我說的話:你有沒有認真想過自己想過什么樣的生活?你離職能不能達到你的目標?……你只是為了逃避……呵呵,后來想想他是對的,真的很佩服他了

      公司產品比較簡單,主要是從事安防前端產品的開發。我主要是做高速球開發,先前的產品都是基于51單片機的。我來之前的電路板設計都是用PROTEL99SE直接畫PCB后投版,因為沒有有效的檢驗手段,所以一套板子做三版以上也可以說是很平常的。

      來公司后我先從熟悉產品開始。本來公司給我安排兩三個月的時間熟悉產品,再加上產品升級改造要停留在51平臺上近半年的時間,之后開始基于DSP的智能產品開發。實際我在一個月之內就完成了對產品的熟悉,并且把以前的電路圖和PCB改為正規的PROTEL工程文件,之后便開始著手對產品核心程序的優化和改造。三個月內完成了對產品的兩次升級改造,使產品的電子性能有了極大的提高,也增加了很多新功能。老板說我們的產品在現在的市場中已經具有了極高的性價比,市場也比較樂觀。因為速度和資源基本已經達到51的極限,所以不打算再繼續對產品進行升級改造。

      后來經公司商定,決定07年2月份開始正式啟動一個基于DSP的項目。DSP芯片選用TI的DM642,理論處理速度為上限為4.8G條指令每秒的DSP。由于公司小,人少,這個項目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做算法的軟件工程師,一個是硬件工程師――我。項目定下來后我跟經理提到,現在少一個做驅動的軟件工程師,如果我們兩個人做驅動的話肯定是比較困難的。但是最后,項目還是啟動了。經理答應會盡快招一個驅動軟件工程師(但一直到最后也沒有招到)。

      項目開始后,我和軟件工程師便投入到緊張的設計工作中去。硬件設計是一個徹頭徹尾從零開始的新設計,沒有開發板,從網上找數據手冊和應用筆記,邊看資料邊設計。因為一套開發板要一萬多塊人民幣,而當時公司還沒有贏利,各方面資金比較緊張……

      后來經理跟一個友司(“友好公司”)問了一下他們生產的DM642產品PCB的層數(以前我們跟他們進DM642的產品,但與我們的應用方向不同,該友司對我們經理稱如果我們做DM642的產品開發,他們會提供大力支持),友司稱是使用的四層板。經理不清楚這個DSP的開發難度,只是大概的了解應該是不太容易……我當時給經理說了一句話:只要別人用四層板能做出來,我也一定能做出來,而且性能只會比他們做的更好!

      之后便開始了項目規劃,然后寫詳細設計書(這些公司本來沒有的,算是我從華為繼承來的工作習慣吧,而且我認為有寫的必要性,最后也證明確實是有必要的,因為設計過程中經常忘記先前的設計思路,或者某些細節內容會忘記,通過查看詳細設計書省出來的時間比寫設計書花的時間要多。而且也為日后的維護提供了很好的支持。)大約三周后我出了第一份原理圖,將圖發給前面提到的友司,希望他們能幫檢查一下其中的錯誤。

      該友司本以為我們不可能做DM642的產品開發,因為那是要一個很強的團隊才能完成的工作,至少要五六個人,每個人的月薪基本都會在萬元以上,還要有夠硬的開發環境。

      原理圖發過去一周還沒有消息,經理跟友司詢問了一下,友司多少表示出對這么快從無到有出一份這樣的原理圖感到吃驚,而且跟經理“闡述”了一番DM642的開發難度……那次電話溝通可以說是讓我們經理真正全面的了解到了這個項目的難度,也有了很大的壓力。經理找我和做軟件的工程師一起又討論了一下這個項目。最后決定這個項目只許一版成功,如果板子做回來有問題的話項目立即砍掉……我對經理說硬件我有95%的把握,盡管之前我沒有畫過一塊四層板,也沒有做過6000系列的DSP開發。如果說100%的話,那肯定是假話,因為只一片DSP就有548腳,再加上其他芯片管腳數在1600以上。我確實沒辦法一個人保證沒有一根線出錯,畢竟這是一個從零開始的設計。

      其實經理那個一版成功的條件本就是多余的,因為一旦設計出現問題的話基本是沒有辦法查出來的,公司里除了每人一臺必須的PC外,只有一臺2000人民幣的數字示波器(經常看不到自己的1kHz方波的國產示波器)和一只數字萬用表,再加上一臺熱風槍和兩把電烙鐵。示波器看51單片機的時鐘都只能看到一點鋸齒,所以就甭指望出了問題它能派上用場了……每看到它就不得不回憶起在華為用過的15G帶寬的示波器,總能感到一點點莫名的凄涼和悲壯……


    上一頁 1 2 下一頁

    關鍵詞: ARM FPGA

    推薦閱讀

    評論

    技術專區

    關閉
    贵州11选5app下载
      <listing id="62mou"><object id="62mou"></object></listing>
      <output id="62mou"><pre id="62mou"><dd id="62mou"></dd></pre></output>
      1. <listing id="62mou"><object id="62mou"></object></listing>
        <output id="62mou"><pre id="62mou"><dd id="62mou"></dd></pre></output>